九块一

产脑洞【雾】,有需自取,记得招呼我一声。

【维勇】假学步车

刹车片有【笑;

牙医维×病人勇;

牙科躺椅上做的那啥……我对不起雅科夫;

ooc大量。

——————————————————————————

胜生勇觉得自己在做梦。

现在他喜欢的人伏在他身上,舔着他的脖子。勇利能感觉到他的发梢扫过自己的脸颊,还有空气中古龙水的味道和脱下白大褂时噗噗的声音。

勇利很高兴自己长了智齿。

一个月前勇利突然牙疼了起来,训练时都不能专心跳跃,还是披集帮他找的牙医。因为是专家号,所以去的次数要多一些,而勇利也乐意每星期去医院,“你不会是找借口去见相好吧?”“披集!”

虽说这是披集的玩笑话,但勇利是真喜欢上那个牙医了。
“他叫维克多·尼基弗洛夫,是俄罗斯人,眼睛是很罕见的纯蓝呢,他还有一只……”
“你恋爱了,勇利。”
“啊?!你说什么?”
“你,胜生勇利,恋爱了。”披集轻笑。
“……”
披集叉起一块薯格,塞到勇利嘴里,“刚才你的那段话已经对我说了六遍了,饶了我吧……”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勇利只记得在专家维克托的单人诊室里,维克托给他做了最后一次复查。“恢复得很好。”在关掉牙医灯后,他用肘支起身,盯着他的医生脱下橡胶手套摘下口罩,然后习惯性地甩一下银色的刘海。这总是能让勇利感到高兴——这是只有他熟悉的动作。

从某方面来看,维克托属于勇利。

然后维克托摸着勇利的下嘴唇,没等勇利脸红透,猝不及防地吻了上去。

第一个吻浅浅的,但足以让勇利心跳加速。维克托跨坐在勇利身上,低头吻了第二次。

维克托的吻技很好,勇利的嘴不受控制地跟着他的唇运动。被托着后脑勺,勇利被维克托轻柔地放在牙科躺椅上,却被这个高大的俄罗斯男人压的有点窒息。

“怎么了?”维克托停止了动作,勇利突然有点失落。

“你不讨厌我这样做吗?”

“不…不,我…我喜欢维克托。”

维克托从勇利身上下来,跑到门前不耐烦地锁上门,像是在抑制着什么一样喘着气。

“勇利……真的…没问题吗?”

“可以的…”

维克托觉得空气突然燥热了起来,甩下白大褂就往地上摔,里面是一件黑灰色的衬衫,版型很好,剪裁也得当,勾勒出斯拉夫人无可挑剔的身材。解开上面两粒镀镍的纽扣,维克托线条分明的锁骨袒露出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