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块一

产脑洞【雾】,有需自取,记得招呼我一声。

【维勇】世界级珍宝(3)

今天期中考试,支持我抗下来的只有脑中循环的yori on ice……

下篇发车!!问一下米那喜不喜欢捆绑之类的东西,我会去看评论区……(只要不会被封帖怎样都行

@ArianaSong 那个……我试着开了一下车,文字太生硬,【觉得我产的不是粮,是💩……】

我放你鸽子你会打我嘛?!【捂脸

总之请放弃对我的期望吧!(°ー°〃)对不起了…

【维勇】小段子

连小段子都有ooc我是不是要成仙了】

脑洞是他们交换结婚戒指。

ᝰᝰᝰ以下正文ᝰᝰᝰ

-1-

    “勇利,你为什么挑了个蓝宝石的戒指?婚戒不应该是钻石的嘛。”胜生真利徐徐吐出一口烟,盯着勇利手上的银质戒指问道。

    “这是维克托眼睛的颜色噢,而且他说钻石的太普通了。婚戒怎么说也不能不特别啊。”

    他给我的爱,也是特别的呢。

-2-

    “当时我们也买了订婚戒指……”格奥尔基咽下一口伏特加,半醉的眼神里透出酸溜溜的意味。维克多才没空管他咧,把玩着右手无名指上的新装饰。

    “你那么严肃地把我拉出来,还以为你找我帮忙整你情敌呢。”维克托掩饰住心中的极度喜悦,不然他的师弟哭起来还是很麻烦的。

    “呵,下次试试。”

    爵士乐流动在空气中。昏黄的灯光下维克托的戒指戒面闪烁,流光溢彩。

    “你这个戒面会变色嘛。”

    “啊啊,是的。”维克托的表情柔和起来,抚着下巴,“像他一样,意想不到的eros的变化。”

    “怎么不买钻石的?”

    “你这么俗气,她不离开你才怪。他说钻石的太普通了。婚戒怎么说也不能不特别啊。”

    他给我的爱,也是特别的呢。

-3-

    到底是谁嫌钻石戒面普通呢?

ᝰᝰᝰ以上ᝰᝰᝰ

*为什么维克托那部分写的比勇利那部分多呢?因为……我成仙了。

*想买冰尤的同人戒指,看了一下余额,收收心写文填坑去了。

(๑❛ᴗ❛๑)谢谢你看到这里!

【维勇】世界级珍宝(一)

后面几篇会有车;
cake and fork paro;
    “cake and fork”设定简概:人类中存在极少量的cake,他们会释放只有fork闻得到的香甜气味,对于fork来说是无上的美味,所以有的fork为了吃到cake不择手段。
    本文中的私设是政府默许地下做cake的生意,“甜品屋”就是这样一个盈利机构。而被fork中的达官显贵看上的cake,则有接触到权力中心的机会。
    活活肝文累死;
    这是长文噢,阅读愉快!

    以下正文:
    郊外厂房内:
    “胜生,你也该给家里补贴家用了。”

    说话的男人其实和勇利并没有亲戚关系,而“家”指的只是一个地下的人口贩子集散地,“补贴家用”就是要把某人卖给娱乐机构。

    勇利却并不觉得很怕,因为从来到这里,他就和其他人一样被当做货物看待,被灌输的理念就是要为“家里”的人赚钱,为服侍他人而活。由于过着这样的生活,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事物,他其实也不觉得这样有多坏。

    现在是决定工作的时候了。

    “我们已经和一个甜品屋联系了,明天就把你送过去。”

    勇利也不意外,他是一个cake的事实“家里”的人已经知道,而勇利自己也有所耳闻,“甜品屋”就是为fork们提供特殊服务的场所。在这里工作算是好的了,也有其他孩子很小就被卖给没有孩子的夫妇,再有漂亮点的孩子被卖去做鸭,而作为cake的勇利就会被分配给一个“甜品屋”,比其他工作轻松一些。

    “你去收拾一下,明天中午就出发。”勇利心领神会地点一下头,收拾行李时却没有留恋这个住了六年的地方的感觉。没有回忆,何来留恋之说?

    “甜品屋”后门:
    “吓!这么瘦的!”被“家里”的人领着,勇利踏着墙根处的青苔,来到“甜品屋”的后门。一个肥胖的矮女人横在门框里,打扮朴素。

    看上去不是很凶,勇利想。长期的地下生活训练出了勇利观察人心的本领。虽然……这很悲哀。

    “钱我会让银庄的人给你的,一日之内会到,合作愉快。”胖女人快速地说完,用万分鄙夷的眼神瞅了一眼“家里”的人,不等对方回答,就拉上勇利走进了连阳光都照不到的“甜品屋”里。勇利偏头去看来时的方向,“家里”的人已经走了。

    “甜品屋”里:
    “这就是你的床铺,先睡一觉吧,醒来再吃顿好的。”胖女人飞快地收拾了一下一个小破床,声音意外的柔和。

    “女士……”

    “嗯?”

    “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我叫奥莉莎,你该叫我妈妈。勇利。”

    “好的,妈妈。”勇利不惊讶奥莉莎知道自己的名字,却对她的善良有点不适应。

    那么她对“家里”的人那个万分鄙夷的眼神,应该是瞧不起的意思吧。勇利想着,给自己盖上被子。被子很旧,但是很干净舒服。

    次日:
    月亮收拾起最后一缕银光,院子中见不到太阳,只能通过天色判断早晚。趁其他人没醒,出去看看吧,勇利想着。

    勇利轻轻地推门,发现门是向里面锁着的。锁链摇晃发出叮当的响声,锈渍在门上留下的一道道痕迹汇成一片暗黑的斑。

    “新来的?!”黎明未到,勇利身后的一片黑暗中坐起一个瘦弱的人影。“再睡会儿吧,妈妈还要很久才来开门呢。”那人翻了一个身,又躺了下去。“不嫌弃我话多也可以跟我说话。”

    “为什么要锁门?”勇利听从了建议,坐到床垫上抱着腿,捂着饿的有点疼的肚子,眼睛里闪着谨慎的光。

    “为了防止我们逃跑啊。”

    “外面……很好吗?”勇利没有见过阳光下的正常人的世界,想不出词汇表示那个世界。问完这个问题,他突然觉得这个问法很傻。

    “没去过,不知道。”勇利知道和这个人交谈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索性收拾起床铺。

    门口一阵叮当,周围的人从各自的床上起来,大概是妈妈来开门了。“勇利,拿着衣服去洗洗。”“妈妈”拿了一根火把,在门外招呼着。

    “甜品屋”店面里:
    勇利很久没吃过这么一顿饱餐了——其实他也不记得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门外的小巷子里插着火把,却还是阴暗得很。勇利抿着嘴喝下一口热汤,睁大了眼去看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等。“德•卡斯德伊伯爵!你要的女孩子已经到了,明天就给您送过去。……”“稀客稀客!奥托先生这次想找什么样子的?……没有没有,上次你来已经是三个月前了,新来的货可多……”“歪,你上次租的孩子还没还呢,三天之内还回来……”

    进进出出的人各色人等都有,自己会被谁租走呢?

    “雅科夫!你不能食言!”

    一个奇怪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勇利朝门口看去,一个披着长长的银发的女孩子正对着街上喊:

    “雅科夫他食言……”“好好好买买买!维恰你停下!”一个戴着帽子的中老年男人慌张地打断话头,把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拖进“甜品屋”店里。“你可以慢慢挑,但是一定要找个听话的,因为我只会让你买一个。”

    这一定是个大主顾,妈妈都没敢说话的样子。

    银发的女孩在店里慢慢地踱着步,一边上下审视着店里的cake,一边用一根手指绕着美丽的发丝。那发丝在火把的映照下反射出温暖的橘红色。

    “那就他吧。”绕着头发的手指停下了,直直地指向胜生勇利。

    “大人,少爷,这是新来的货,可能不合适,……拿出去也要给小店丢脸……”

    “多少银币?!”那个被称呼为雅科夫的老人不耐烦地打断妈妈,又咕哝了一句:“Fork小孩就是花钱。”

    然后勇利就被雅科夫带走了。在车的后座上,勇利听见以下对话:

    “雅科夫!我现在就想吃!”

    “回家再说维恰!”

    “你不是fork你不知道这个cake闻起来多美味!他像炸猪排盖饭呢……”

     “他是你的新仆人,别天天想着吃……”

    车子在漆黑的深巷里穿梭,不平的地面让车厢晃得厉害。勇利就在干燥温暖的车厢里睡去了。无梦的眠。

    这一年,勇利十五岁,维克托十九岁。

(๑❛ᴗ❛๑)谢谢你看到这里!

【上课摸鱼还挺得意】【手机像素渣,请不要细看…】
我难得画一次能看的…188层滤镜也救不了我了QAQ
谁喜欢拿去重画吧,总比我上色无能毁了他好……(´°̥̥̥̥̥̥̥̥ω°̥̥̥̥̥̥̥̥`)

【维勇】小段子

胜生勇利刚刚洗完澡。光滑的背脊上因为太热而生了一层薄汗。打开房间的门,突然觉得有了想逃离的想法。

“我忍不了你了!”黑发的亚裔青年冲进房间就把毛巾往床上狠狠一摔,粉尘瞬间腾起,在空中游荡着就是不落下来。

“Yuri…”银发的男子坐在床上,一脸不解和委屈。“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再这样下去你就离开这里吧…”

一阵长时间的寂静。马卡钦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被这寂静扼住,难以发出一声呜咽。空气中只有两人一狗的呼吸声。

“好吧,我会把空调开高一点。”从被单下摸出一个空调遥控器,维克托交给勇利,顺势拉过来搂住腰,“这样就不冷了吧。”

这样一个大帅帅搂着自己的腰……还有什么理由生气呢?

真暖和。

“唔……”“马卡钦出去一下……”

【马卡钦的识相.jpg】

--------------------------------

前两天在想:毛子一定非常不怕冷吧?所以夏天也许空调会开得特别低……

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

(๑❛ᴗ❛๑)蟹蟹看到这里。

【维勇】一个脑洞

【假的脑洞,其实是个点图(*´∀`*)】

想看维克托撅嘴唇吹刘海,然后勇利亲上去的样子…

他们都是天使…_(´□`」 ∠)_哪个太太帮帮忙……

@册菱 不催更就弃坑…

【维勇】假学步车

刹车片有【笑;

牙医维×病人勇;

牙科躺椅上做的那啥……我对不起雅科夫;

ooc大量。

——————————————————————————

胜生勇觉得自己在做梦。

现在他喜欢的人伏在他身上,舔着他的脖子。勇利能感觉到他的发梢扫过自己的脸颊,还有空气中古龙水的味道和脱下白大褂时噗噗的声音。

勇利很高兴自己长了智齿。

一个月前勇利突然牙疼了起来,训练时都不能专心跳跃,还是披集帮他找的牙医。因为是专家号,所以去的次数要多一些,而勇利也乐意每星期去医院,“你不会是找借口去见相好吧?”“披集!”

虽说这是披集的玩笑话,但勇利是真喜欢上那个牙医了。
“他叫维克多·尼基弗洛夫,是俄罗斯人,眼睛是很罕见的纯蓝呢,他还有一只……”
“你恋爱了,勇利。”
“啊?!你说什么?”
“你,胜生勇利,恋爱了。”披集轻笑。
“……”
披集叉起一块薯格,塞到勇利嘴里,“刚才你的那段话已经对我说了六遍了,饶了我吧……”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勇利只记得在专家维克托的单人诊室里,维克托给他做了最后一次复查。“恢复得很好。”在关掉牙医灯后,他用肘支起身,盯着他的医生脱下橡胶手套摘下口罩,然后习惯性地甩一下银色的刘海。这总是能让勇利感到高兴——这是只有他熟悉的动作。

从某方面来看,维克托属于勇利。

然后维克托摸着勇利的下嘴唇,没等勇利脸红透,猝不及防地吻了上去。

第一个吻浅浅的,但足以让勇利心跳加速。维克托跨坐在勇利身上,低头吻了第二次。

维克托的吻技很好,勇利的嘴不受控制地跟着他的唇运动。被托着后脑勺,勇利被维克托轻柔地放在牙科躺椅上,却被这个高大的俄罗斯男人压的有点窒息。

“怎么了?”维克托停止了动作,勇利突然有点失落。

“你不讨厌我这样做吗?”

“不…不,我…我喜欢维克托。”

维克托从勇利身上下来,跑到门前不耐烦地锁上门,像是在抑制着什么一样喘着气。

“勇利……真的…没问题吗?”

“可以的…”

维克托觉得空气突然燥热了起来,甩下白大褂就往地上摔,里面是一件黑灰色的衬衫,版型很好,剪裁也得当,勾勒出斯拉夫人无可挑剔的身材。解开上面两粒镀镍的纽扣,维克托线条分明的锁骨袒露出来。

【维勇】一个脑洞

其实把所罗门群岛上的关于兰花和兰花猎人的传说放到维勇身上也挺合适。【大雾】

孤独的老毛子受国王之命漂洋过海找兰花,被土著献祭给兰花大佬(划掉)神明勇利却复活,然后在地下见到勇利最终双宿双飞的故事。

【等下我剧透了就没人来看了是不是?!】

可能会写吧。先把我几个月前的坑填了。